返回首页 

    搬家,搬家拿到新房钥匙就盼着天

   搬家,搬家,从6月1日拿到新房钥匙就在盼着这一天。

新房就不再说了,黑心的开发商,广州搬家公司后娘养的还建房,国家法律是空白,对还建房一直没有约束,当前大家的焦点都在拆迁赔偿方案这一块儿呢,还没有顾得上如何还贱(没有打错字!)。但是总比目前的危房强点吧。搬搬搬,早就该搬了。搬搬搬,说的容易,你让我如何下手呢?

这次搬寝室,最感谢神勇的某人。平日觉得他一副白皙文弱,总是书生一枚,不料力气远胜于我,甚至超乎我的想象。那天早上,我先独自去擦洗了新舍里的家具和地板。我们晚上行动,借了一辆拖车,大约搬了一个半小时的书,以及两只衣物箱子。同我一起整理出二十堆书之后,全是他一人一摞摞地搬下楼,再一摞摞搬进新舍。我因白天太劳累,只不过推推拖车,稍微搬了四五捧书而已。某人的汗直往下淌,完全湿透了T恤,一开始还蛮文雅地用纸巾擦,到后来直接卷起衣服抹脸,此情此景,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当天我在旧舍睡了最后一晚,广州搬家公司第二天醒来就开始蚂蚁搬家。两年中积累了这么多零碎,我自己翻检的时候也惊讶,怎么装都装不完。下午某人来,正式开始动用大帆布包,没有拖车了,就一起抬。谁想我不争气的小胳膊,十米一歇,五米喊停,他昨日胳膊出力最多,反而没有一点抱怨。大包只有两只,还得掏空一只再回去装,每一趟手心都勒得生疼。运送褥子席子那一趟,恰好赶上阵雨,我们不知怎的来了劲头,飞快抵达新舍避雨,稍事休息。我觉得双手比寻常温热许多,摊开一看,通红一片(荣升劳动人民的某人还特地拍了我两只红爪子的纪念照)。当晚我在新舍,双脚极其沉重,平躺都是酸痛,稍微垫高小腿也是酸痛,半夜三点突发奇想,起身烧了壶水烫烫脚,顿时觉得绝处逢生,平稳睡去。广州搬家公司第三天东西就比较轻装了,最后一趟搬运的是立扇。其实第五天我还去过旧舍,怀着最后一点情谊收拾了残余垃圾,意外发现了母亲缝制的一条夏日凉毯,又不知说什么好了。



专业提供: 花都搬家,花都搬厂,广州花都搬家,花都新华搬家,花都搬家电话: 020-8686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