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看着我奋战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成果

   看着这些用了有些旧的随身家具与一些没用过的家具站在一起,有点象杨白劳与黄世仁之嫌疑,怎么看都不象是一家的。我就有些想法不应该搬回来的,不要算了,可随身家具用习惯了一旦没有了还真有些不习惯。还有为数不多的衣服也不知道要放在哪才好。广州搬家先生轮休一日,看着我奋战了差不多一个星期的成果,给了我一个肯定的赞许之外,别的也就没什么了。

其实新楼还有许多地 方没完善。楼顶的天窗仍然洞开着,阳台的大门没有着落,广州搬家电视和网络还遥遥无期。。。可女儿一次次期盼的询问:“爸爸,我们什么时候搬家?”。女儿一直希望有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家。是啊,女儿还能在我身边呆多久?之前,我问过女儿:“丫头,搬进新家,你要些什么?”女儿干脆的回答:“什么都不需要!”女儿的床还是老式木床,很陈旧了。那天搬家的人说:“这么旧,还要干什么!”我准备借钱买一张新的。女儿阻止了我,女儿知道我的困境。
提了几件侯爷爷能用的上给他,之外顺手丢进了垃圾堆能装点新家可能只有我满满的一柜子书了,还有阳台上那盆野生的金银花。 还有透过阳台,我一眼收在眼底的那重山峰了。当时因为我们刚还清了结婚的债务又增加了生小孩的费用,广州搬家他除了多赚些钱回家还清债务之外脑子里根本没别的想法了。当时先生的车技得到了伯乐的发现,被聘用到市公交当车夫。我也带着孩子随夫君一同来到市区。当时我们是在丽水市举目无亲,无处投奔,广州搬家只得自己租房。我拖着五六岁的的小娃,随着中介到处看房。既要实用还不能租金太贵,这样又好吃又便宜的大饼毕竟是凤毛麟角。我经过了半个多月的实地考查,终于把一处地理位置不是很好只是租金很是划算的住处敲定了!

又是一番折腾,直到我累得手脚都瘫痪了,广州搬家才把这二十来平方的小屋弄得象个人住的地方,又是跟房东一番较量,最终他同意为我们把这小屋隔一个小间出来用作厨房与卫生间!交付了一年了的房租之后,我躺在临时的小床上,心里美美的,总算是在市里也有一间暂时属于自己的小屋了,虽然所有权是别人的,但总算是使用权暂时还是在自己的手里。村里乡亲来市里办事了,我也可以大方请他们来我家作客了!广州搬家因为不太可能把乡下的家里家具拉到这里来。我只有趁着先生休息的日子一起到超市里购置临时的家具。



专业提供: 花都搬家,花都搬厂,广州花都搬家,花都新华搬家,花都搬家电话: 020-8686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