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让我想起另一件也是关于老外的事

   不久前,对门住进了一对年轻的老外夫妻,时间不长就又搬家了,搬家那天,一辆大卡车装了满满的家俱。临走时,老外夫妻还将屋内屋外都打扫得干干净净,就连地板也擦得一尘不染。如此行为,在小区难得一见。按老习惯,搬家之后,一般是不打扫的。因此,小区的居民议论纷纷,都向老外投去赞许的一笑。

举一反三。让我想起另一件也是关于老外的事。一天,一老外乘坐出租车到郊外游玩,换下一块手机电池,问驾驶员废电池如何处理。驾驶员不加思索地答道:“打开窗户,摔下就行。”而老外却说:“不行,不行,它会污染环境,要专门处理。”于是,老外用一张废纸小心翼翼地包了起来,说:“还是带回国内处理吧。”区区两件小事,体现了老外与国人的反差。是认识的差距,还是文化的差距?都值得我们深思!

望着满屋子的大包小包,参差凌乱,犹如激战后死尸遍野的战场,只是没有硝烟。而卧倒在床的我就像残喘着最后一口气的重伤将士,期待着上帝的拯救,却使不出半点力气来做祷告。

傍晚时分,雨停了,起风的时候我坐在阳台上发呆。不远处的立交桥上车辆来来往往,络绎不绝,这让我想起了搬家的蚂蚁部队;说到蚂蚁,我不禁联想到自己。在这座城市里,我何尝不是一只蚂蚁呢?一只频繁搬家的孤独蚂蚁虫,渺小却坚强,微型却力量无穷。是悲壮还是悲哀?为了不饿死,我们选择了迁徙;为了不停滞不前,我们选择了漂泊;为了博明天,我们选择了背井离乡,选择了孤独。

我想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很想。不需要很大的面积,不需要富丽堂皇的装饰,甚至连家俱都不需要很齐全,只是想要个简单的窝。这还只是窝,不算家,因为窝里有我相濡以沫的人才能成为家。从现在开始,一点一点筑造我的小窝,有了小窝才能奢望有家。到那时,我不再是一只蚂蚁,也将摆脱落叶般的人生。飘荡的蒲公英种子总会在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落地生根,续写生命传奇。



专业提供: 花都搬家,花都搬厂,广州花都搬家,花都新华搬家,花都搬家电话: 020-8686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