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好不容易把我那重的要死的行李搬出来

   由于昨晚四点才睡觉,鉴于自己赖床的习惯,准备了4个闹铃给自己。终于在10点多起床,惊醒后马上奔去前台跟那个印度人Raoof(就是上次载我上班收我20美元的那个manager)说要退房,谁知道他多方刁难,要我给他理由,还说要跟我谈。这招我上次领教过了,我跟他说我要赶着时间上班,没时间跟他聊(就是不给他打消我搬屋决心的机会),要聊就等我下班再聊。他这人真的很狡猾,我都跟他说了我的牙买加roommate不好,我连续三天晚班回来都1点了,他还每晚睡觉前把音乐开得响亮,我都不知道我和我另外两个中国室友是怎么睡得着的,搬屋公司也许都太累了吧。我都把理由说了,他还不满意,执意要我说其他理由,哎,哪有这么多理由啊,我问他是否每个人搬出去的人都要给他理由,不给理由不能搬出去?他见我不耐烦,终于lose his temper,先前还笑脸迎人的,顿时恼羞成怒地冲我喊道:“Out, out!!!”真是翻脸不认人,终于认清他那种唯利是图的人。

好不容易把我那重的要死的行李搬出来,手都要断了,却没找到上星期约好要住一起的土耳其人Burak,去140找那个土耳其朋友,又敲门没反应,我只好把行李借放到236的房间。宇宏知道我早饭都没吃又要赶着上班,请我吃了个意大利面条,量虽然少了点,但很好吃,我很是感激。

今天由于像昨天一样,有演唱会在我们店的附近,店里摩肩接踵,客似云来,持续好几个小时水泄不通,我在front land负责饮料,到后来人手不够,我饮料食物两边跑,那个忙啊,我真的快要断气了。就这样12点的班熬到了晚上9点钟,corner stone coffee(员工餐厅)已经关门啦,我急得要死,因为实在太饿了,又不想花高价钱在KI里买晚饭,我问我们的TL——Kenneth如何是好,他说有东西可以给我吃,就不知道我吃得习惯不。我很感动地说:“只要有一点食物,我都会很感激的。”没想到他从冷藏柜里拿出一盘沙拉出来,本来先前就是喝冰水解渴,现在是新鲜出炉冰冻的沙拉,我差点晕过去,难怪他会说不知道我喜欢不。我打开一看,很多片生的菜叶,生的洋葱圈略带干涩的蒜头味,生的圣女果还好,还有生的茄子片和生的黄瓜。也许真的饿坏了吧,饥不择食,完全对食物没了审美观,用叉子一大口一大口的吃,吃到后面觉得有点反胃,又感觉已经缓解了饥饿感,把剩下的生菜叶都倒了算。真是悲苦的一天啊!

KI今晚10点跟昨晚一样准时放烟花,搬屋公司我不禁感叹道,真有钱啊,连续一个星期放烟花了啊!烟花结束后店里也没什么生意了,TL干脆关门搞清洁。其中有一个其他店的人过来搞卫生,他把整个手臂都伸进去臭水渠里,把恶心肮脏的堵塞物都拿出来,我们顿时都尖叫起来,我们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也很反胃啊。

工作12个小时后下班回来,我赶紧到土耳其朋友那边打探消息,谁知道burak已经睡着了,几经沟通,我终于搬进了mason inn的房间,房间里有两个土耳其人(kemre和semih)和一个阿塞拜疆人(firat),搬屋公司当即就帮我算了房租,我也交钱给他们。他们语言相通,讲的预言略像韩语,就是只有跟我说话时才用英语,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明天还得早起7点多去办社保卡,我还是先把脏衣服都洗了先,呵呵。



专业提供: 花都搬家,花都搬厂,广州花都搬家,花都新华搬家,花都搬家电话: 020-86863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