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如果不是搬家,如果没有搬家

   领了毕业证,照了毕业照,吃了散伙饭, 4 年大学就在一片遗憾的唏嘘声中完结了。广州搬家这一次搬家是从大学搬回家。经历了多年前的那场磨难,我终于开窍了,把一切认为搬不走或者搬走了用处也不大的东西留在了学校,或者在跳蚤市场卖掉,或者丢给同学送人情了。

在跟苹果和符拼了一晚上《清明上河图》的拼图,还仅仅只是拼了几个角落之后的午夜时分,广州搬屋公司我和妈妈提着大包小包在湘潭火车站匆匆地挤上了只在这里停靠 3 分钟的广州—成都的 K*** 次列车。那是我第一次出省。我以前就想啊,为什么我家没个亲戚在外地的?不然逢年过节的也能到处去走走不是。可惜现实是,我家确实没个三姑六婆四叔八公的在外地。

  现在想想,我那次搬家的行礼有个大箱子,里面放了我喜欢的厚壳本, 广州搬屋同学送的木质鱼骨头风铃,衣服之类的;妈妈提着一个大编织袋,里面放了我的台灯,N 双鞋子,N 个衣架子……话说我为什么要带台灯和衣架呢?其实我也不知道,汗。不严格地说,我在大学期间还搬了一次家。那是大二结束后,从位于郊区的江安校区搬到位于市区的望江校区。

  我们寝室跟班上男生十分生疏,于是也没什么男生来帮忙。好在共住一寝的生科院女生跟她们班上的男生很熟,那边有劳动力帮忙搬家。说起来,那时候我的东西并不算最多的,但是我傻乎乎地把全部的书本都放到了一个箱子里,于是那个沉得天昏地暗的箱子无人问津——男生们都是拖了下,发现十分困难,便罢手去找其他了。



专业提供: 花都搬家,花都搬厂,广州花都搬家,花都新华搬家,花都搬家电话: 020-86863856